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3-24

最近业界热炒的格力进军智能手机、360重操手机旧业、摩托罗拉借助联想起死回生,智能手机一直是一个热闹的行业,不断有新的力量加入。从整个趋势上看,整个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尚处于市场和技术的红利期,依然在吸引着类似传统制造业产业、互联网公司、老牌品牌手机厂商的不断进入。

新厂商的进入未来尚不得而知,但从最近新浪微博发布的智能手机报告中,已经在位的厂商格局已经开始呈现新的变化。近日,微博发布了一份基于微博客户端智能设备的数据报告,该报告以 2014年Q4微博随机抽取的1亿月度活跃设备、6000万新增设备和1000万换机用户为基础,从大数据的角度观察智能手机的趋势,报告最显著的趋势就是国产品牌和国外品牌的竞争,新兴品牌对传统品牌的挑战。

新增设备量,国产手机崛起赶超国外品牌

除了苹果依然占据行业翘楚地位之外,中国制造业多年积累的产业红利在智能手机领域得以再次体现。国产智能手机厂商通过多年的积累,已经开始赶超国外品牌,特别是近几年新兴的智能手机品牌,表现的颇为亮眼。

在微博发布的这份研究报告中,我们可以注意到中国的智能手机格局也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总体来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格局呈现出以小米、vivo、OPPO、魅族等新兴手机厂商,对三星、中兴、酷派、联想等传统手机厂商发起了巨大的挑战,在各方面都有超越之势。

新增设备三星让位小米,新兴手机厂商成为安卓设备主要力量,苹果依然是王者风范,不可撼动,以33%的市场份额高居第一位。不过毫不意外的是,三星表现疲软,只有8.7%,被小米以9.9%超越,小米“成为新增智能手机数量最多的安卓设备”。如果看看紧随三星之后的是华为和联想,我们也就不难明白,三星在中国市场表现疲软的原因,三星在前有苹果,后有小米、华为和联想的夹击下,失去阵地是必然。

另外两个新兴的智能手机品牌vivo(5.8%)、OPPO(5.4%)也超越酷派(3.3%)、HTC(2.0%)和中兴。此外,在社交媒体微博上的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格局也呈现很有意思的变化,比如“三个微博月度活跃用户就有一个使用苹果设备”,这说明微博的用户中高端,特别是高端用户占据很大比例。

众所周知,出货量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指标,但活跃设备的指标同样重要,这代表着用户使用智能手机的程度,现在很多人购买了智能手机,但并不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尤其是深度互联网用户在某种意义上是活跃用户的代名词,因此对于手机品牌价值更大。

用户换机风向标,新兴手机厂商忠诚度高于传统厂商

苹果依然对三星形成了巨大威胁,“ 48.8%的三星用户更换手机时,流失到苹果”。在安卓设备中,数据显示,新兴智能手机厂商用户的品牌忠诚度普遍高于传统厂商,小米是安卓用户品牌忠诚度最高的之一。在换机留存率上,小米、vivo、华为位列前三名。

在用户换机留存率上看,苹果依然以71.7%傲视各品牌。在安卓设备上,小米的换机留存率最高为25.4%,排在安卓留存率第二位的品牌似乎有些出乎人意料,是vivo。这家主打年轻人群的智能手机厂商与小米不同,不去拼价格、拼硬件、拼配置的方式,但却笼络了大量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女性的心。在国产手机中小米和vivo走出了两条不同的路。

作为观察市场发展趋势的品牌忠诚度,即是用户在下一次换机时是否还会选择该品牌的手机的因素,更是该品牌的价值体现,在这方面,中国厂商还需要向苹果学习,为用户创造品牌溢价;在这方面,华为 Mate7其实就是可圈可点的案例。借助一场不是饥饿营销的饥饿营销和口碑传播实现了品牌跨越,在换机留存率上,华为仅次于vivo排在安卓品牌的第三位,这是也传统手机厂商排位最靠前的品牌。

生态建设,渠道的自我掌控权决定未来格局

微博的研究报告显示:从2014年第四季度手机用户获取微博的途径来看,小米、魅族、vivo和OPPO以自有渠道为主,厂商预装和厂商移动应用商店两者之和占80%左右,这也表明这四个品牌对自有渠道控制力强,对手机生态系统的构建已经初具规模。而传统手机厂商,联想和中兴等通过“第三方移动应用商店激活微博的比例在50%左右,三星也达到38%,另外,运营商渠道占比20%左右”。

报告认为:随着手机品牌的日渐集中,厂商移动应用商店在应用分发的作用中越来越强。以微博为例,微博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安装激活微博排名前十的移动应用商店中,有五家来自厂商移动应用商店,小米商店以16.8%位居第一,OPPO软件商店也以9.1%位列第四位。而第三方渠道也呈现出集中化的趋势: 360手机助手以13.3%列第一位,百度手机助手则以9.5%排名第二,百度系的三家百度手机助手、91助手和安卓市场占比之和达17.1%。

我们可以看出,新兴厂商以自有渠道分发应用为主,传统厂商仍然以第三方渠道,包括第三方应用商店、运营商为主,在应用分发的控制力上较弱。应用分发渠道是手机生态系统中的关键部分之一,在硬件同质化的今天,对于智能手机厂商而言只有牢牢掌控了硬件、应用、渠道三个方面,才能打造良好的手机生态系统。

笔者认为,厂商自有分发渠道是降低应用分发成本,提高产业议价能力的重要一环,在这方面,师法苹果依然是不二选择。

最后给大家分享新浪微博的这份研究报告,好东西不独享,完整无删节版在这里:http://vdisk.weibo.com/s/y-CXY-j7RbKTs

2015-03-18

WiFi安全问题是今年央视315的重点之一,布设在公共区域的以免费的名义吸引用户连接的某些公共WiFi,极有可能是别有所图的人设下的陷阱。

公众透过央视的镜头,看到现场观众刚刚拍摄的照片和手机绑定的邮箱密码可以被窃取,甚至手机里的其他个人资料都可能被截获。不过央视专家们给出的应对建议,可是真心不是多么靠谱。

比如要接入有密码的WiFi,要在紧要关头关闭WiFi,都是治标不治本,这样的建议根本不了解人性对免费的东西的疯狂!

互联网时代,就是不要让用户思考,不要增加用户的行为成本,背道而驰,即使频发提醒也不见得能够有效。

笔者认为,对于个人用户而言,要保护隐私和关键数据资产安全,至少要从三个方面关注:

第一:安全可信的手机,安全的代价

所谓安全手机,既要能够保障个人数据安全,也能保障通信安全。自从斯诺登事件后,安全手机的概念逐渐火热起来。

尤其是国内的手机厂商,以酷派、华为、中兴为代表的国产品牌在安全手机市场联合运营商切入,比如中国电信与华为、酷派的第一批安全手机铂顿手机, Mate7、麦芒,中国移动与中兴联合推出的努比亚SJJ1506,都属于安全手机。

以铂顿为例,提供安全系统和智能系统两个系统的硬隔离,在安全系统下,各种应用程序都限制安装,WIFI、GPS定位等断电关闭,数据网络被彻底禁用,仅剩通话、短信功能、基本拍照功能。

而在标准系统下,则是正常的智能手机,实现任何智能机所能实现的功能与配置。如果在智能机模式中了木马病毒,铂顿还具有超级安全模式,把WIFI、GPS定位、录音麦克风等硬件设备断电,数据网络通道关闭,形成私密保护墙。

类似中国电信联合酷派推出的铂顿安全手机,在国内的细分市场已经开始形成趋势,共性特点基本都能够满足加密通信防窃听、个人数据存储安全、双系统隔离、信息隐藏、防止非法拷贝等普遍安全服务,即使是在接入伪WiFi不安全网络时,黑客也很难破解截获个人隐私数据。

在安全设计上,安全手机显著的特征是大都选择国产芯片、或者军用芯片,云端协同、支持用户一键操作进入安全模式等

典型安全手机包括:华为Assend Mate7、中兴努比亚SJJ1506、酷派铂顿。

不过价格都不菲,这也是安全的代价。

第二:安全的网络,可信的标示

普通手机在通话时,无论是空中端,还是手机端,都无法加密。 重要电话,将随时会被窃听。

因此,对个人而言,手机安全加上空中通信安全才是真正的安全加密。

去年年底成立的中国WiFi产业联盟在3月16日官方回应WiFi安全问题时,表示:建立可信WiFi服务认证体系,为广大用户提供可以清晰辨识、安全可靠的WiFi服务,让伪WiFi、钓鱼WiFi无迹可寻。

除了安全手机,以及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可靠的4G/3G/2G移动网络之外,WiFi作为重要的无线宽带接入设施,其安全性更为重要。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识别WiFi接入是否安全技术门槛还是非常高昂。这既需要像中国WiFi产业联盟这样的行业组织,整合产业资源建立一致的可信认证服务体系,也需要向百度、腾讯、360、金山、迈外迪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在给用户服务的最后一厘米上,提供更多的安全护城河产品服务。

百度安全卫士、腾讯管家、金山卫士、360手机卫士在央视315之后反应迅速,比如360手机卫士推出wifi安全通道、百度手机卫士宣布推出安全wifi扫描入口。

不过安全手机在通信安全的保障也很重要,前文提及的安全手机就具有阅后即焚防止信息泄露,骚扰拦截黑白名单等多种拦截模式,全方位拦截骚扰电话和短信。在安全市场与互联网厂商从不同角度保护用户安全。

第三,安全的身份和安全的存储,无可替代

基于个人生物特征信息的安全,随着苹果对指纹识别技术的应用,已经成为个人信息安全的标准配置。

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一家名为天诚盛业的公司宣布推出一款可以应用于手机安全的支持虹膜识别算法的模组,把虹膜识别技术小型化至可供智能手机厂商成熟使用的水准

不过指纹识别技术则是应用的更为成熟,除了苹果5S之外,国产品牌向华为Mate7、三星GALAXY S5、酷派大神X7等,也都支持指纹识别。

除此以外,基于人脸识别的安全也将成为趋势,尤其是阿里巴巴近日在CeBIT2015德国汉诺威电脑展上发布了支付宝的人脸识别技术“SmiletoPay”,将会促进这一进程。

此外,国产厂商还在安全手机上提供安全存储功能,铂顿们就支持具有底层加密,刷机无法破解的特点,支持视频、软件、图片、文件,银行级硬件加密,即使手机丢失之后个人隐私也不被泄密。

安全性是基础所在,基于云的安全性和物理安全性必须相互配合,以实时提供强大、可行的安全智能,将是未来安全解决方案的方向。

伪WiFi的存在只是凸显了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面临的信息安全挑战的紧迫局面,对于我们个人而言,安全的手机、安全的网络、安全的身份,能够做到三位一体,才能真正保护好自己。

2015-03-12

中移动申请FDD牌照不是新闻

信息线索显示,中国移动极有可能与电信联通同时申请了混合组网试点。两会期间,关于申请FDD牌照的目的,中移动董事长再次更加清晰阐述,其认真态度可见一斑。而最大的变数则是,这一次,工信部会当真吗?

FDD牌照再出发,回顾中国移动的4G牌照史

两会期间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先生对外表示:中国移动已经向工信部提出申请FDD牌照,目的是将TD-LTE与其进行混合,并表示对TD-LTE的发展充满信心。

这并不是中国移动高层第一次对外公开对FDD的态度,据媒体报道,其实早在2014年年6月16日,中国移动高层就在2014移动通信博览会上向媒体透露,中国移动也在申请FDD-LTE牌照,在拿到牌照后肯定会进行FDD-LTE网络建设。

但是吊诡的是,在工信部2014年6月27日发布的混合组网许可中,只谈及了中国电信和中联通提交了混合组网试点许可。

“近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分别向工信部递交了关于开展TD-LTE/LTE FDD混合组网试验的申请及相关补充材料。”

彼时,公众无法得知三家运营商是不是都提交了混合组网试点申请,亦或是有人主动放弃了?

随后,无论是挤牙膏但是又有点迫不及待的扩大混合组网试点城市区域和规模,还是在最后正式发放FDD牌照,官方所依据的都是根据企业主动申请这样的微言大义。

此次两会期间,中国在4G上的最后一个句号的问题,即中国移动的FDD牌照的问题,再一次浮出水面,其实并不奇怪。

如果诚如工信部在各种官方文件所言,LTE混合组网是全球趋势,对于具体的运营企业来讲,他自然也不想错过这个全球趋势。

那么,对于中国移动的FDD牌照,工信部会当真吗?

列出当真的六大理由你觉得那个更给力?

我们可以看看,在这件事情上,工信部的历史言论,或许诸君会有自己的判断。

1)当真理由之一:工信部将坚持非歧视原则

在2014年回答未来是否发放LTE牌照时,工信部回答如下:我部严格遵循“客观、及时、透明和非歧视”原则,依据企业申请发放电信业务经营牌照。

2)当真理由之二:天下大势工信部认知非常清楚 同样是在解读混合组网时,工信部说:TD-LTE和LTE FDD相互融合并共同发展已成为未来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趋势

3)当真理由之三:给中国移动FDD不会造成重复建设

也同样是在解读混合组网是,工信部说:LTE FDD与TD-LTE共用一张核心网,可以有效避免重复投资,是在不行,工信部还提出“通过租建结合的方式组建LTE网络”,也就是说中国移动甚至可以租用电信联通的FDD网络。

4)当真理由之四:充分考虑企业愿望也不应该让企业失望

在解读FDD发牌时,工信部说发放FDD牌照,是在“综合考虑企业愿望、产业状况、技术条件等因素的基础上,我部依照法定程序”发放的。

企业愿望能够纳入决策考量因素,这也是符合总理提倡的把市场的交给市场的呼吁。

5)当真理由之五:8亿用户不能成为少数派

中国移动作为拥有8亿用户的最大移动运营商,和1亿4G用户的最大TD-LTE运营商,显然用户的权益,工信部不会忽视不顾,所以在解读FDD牌照,谈及混合组网的意义时,工信部说:(TDD和FDD)两种接入方式间可以实现互操作以及共网管,可以实现LTE终端自由切换网络、TD-LTE/LTE FDD网络间流量负载均衡等功能,共同为用户提供4G服务。

您说,工信部会让8亿用户成为混合组网的少数派嘛?

6)当真理由之六:产业链都当真了,中移动也当真了,怎么办?

工信部在解读FDD牌照是说,我国的厂商在混合组网设备上已经有很大优势:我国移动通信产业目前已实现全面发展,国内网络设备企业、终端企业纷纷采用TDD/FDD共平台研发制造,在TD-LTE和LTE FDD领域均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纷纷研发投入啊!

你们当不当真,反正有人当真了

众所周知,中国移动作为资金实力和用户规模最为雄厚的运营商,如果被刨除在外,这让已经当真了的,且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企业情以何堪?

况且工信部说,此时发放FDD牌照,是:为我国移动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在海内外市场发展创造了更大的成长空间。

如果遇到不懂事的老外,问起来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为何没混合组网用您的设备,您作为设备商会怎么说?

问题来了,中国4G牌照这个句号什么时候画上呢?大家都当真了,谁会不当真呢?

你们当不当真,反正有人当真了!

2015-03-10

近日,有行业相关人士在谈及FDD牌照时,指出FDD牌照发放能够改变中国电信业一家独大的格局,降低资费,造福于民。结合前后语境,所谓一家独大,主要是指移动通信市场。

在正式的官方文件中或者严谨的经济学属于中,一家独大这个词是不存在的,比如完全垄断、双寡头垄断、多寡头垄断、竞争垄断等词汇比较常见。

即使在中国发改委出台的反垄断法中,对一家独大这个词也没涉及。不过在官方的话语体系中,一家独大又是一个口语化的半官方语言。

人们往往会把一家独大与垄断联系在一次,进而把垄断与邪恶这个词做强关联。或者是垄断是有原罪的,历来全世界各国的政府都把反垄断作为市场管理的主要内容之一,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垄断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妨碍社会福利和自由竞争。

比如2015年1月份中国发改委处罚高通,就是经过调查发现高通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妨碍和创新和竞争。

具体到中国的电信行业,用一家独大这个词来描述,至少是不严谨的,这很容易给人一种中国的电信行业是一个寡头垄断的行业。

事实却是,中国的电信行业,要分业务领域看竞争格局。

在移动通信领域,中国的电信市场是一个多寡头垄断竞争的格局。自从2013年底工信部开放移动转售试点以来,在这个领域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三家国有寡头垄断运营与42家虚拟转售企业竞争的局面。

以2013年的收入作为基础,中国联通移动服务收入人民币1,511.3亿元,中国电信移动业务收入达1138亿,中国移动通信服务收入5908亿元,根据赫希曼指数计算移动通信市场行业集中度,这个数字是在5255左右。

不过这个数字在判断中国电信行业的市场类型时无法借鉴中国反垄断法的经营者集中判断依据,在国务院有关经营者集中的规定中,只规定了实施集中的计算标准。也就是说反垄断法对已经形成的垄断地位采取的既往不咎,而主要控制市场集中的行为和趋势。

不过奇怪的是,在一个行业集中度如此高的行业里面,垄断者,或者说一家独大者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获得不正当的竞争优势。

“一家独大”带来的是基础设施的大跃进、资费持续十几年的快速下降、以及移动通信普遍服务的快速普及

工信部2014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基础电信企业加快了移动网络建设,新增移动通信基站98.8万个,是上年同期净增数的2.9倍,总数达339.7万个。其中3G基站新增19.1万个,总数达到128.4万个。中国移动在2014年12月底宣布4G基站数量达到70万。

同样是工信部的数据:十一五期间,电信运营商累计投资1.43万亿,3G网络直接投资2672亿,带动GDP增长4145亿元。十一五期间通信资费下降41.9%。

在普遍服务上,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村通工程在通电话方面投入500多亿,敷设通信光电缆约100万公里,建成移动通信基站3万余个,为20.6万个偏远地区行政村和20户以上自然村新开通了电话,全国通电话行政村比例从88%提高到100%。

在“十一五”期间,中国移动累计投资约231亿元,建设基站约3万个,为新疆等26个省份约6.3万个偏远村庄开通了电话,完成任务占总任务量的约52%,超额完成分配任务45个百分点。

此外,一个一家独大的具有垄断能力的企业,经常发起主动的价格战,也是电信行业竞争的新常态。在2014年降低4G资费的行为至少有4次。

这些都是令人倍感神奇的地方?

某些一家独大带来的妨碍竞争的行为,比如主要有:价格歧视、独家交易、搭售和合并、兼并,在中国的电信行业并没有发生。

此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电信运营商基础业务的替代效应不断增强,语音和短信收入大幅下滑已经成为不争的趋势。

按照美国人的经验,,比如他们那个《谢尔曼法》,就提出了一个相对比较严谨的判断一个企业还不是“一家独大”的方法:首先要确定该企业所在的相关市场;再判断被告在此相关市场内是否拥有垄断力量;如果被认定在相关市场内拥有垄断力量,则接下来需要考察被告是否存在滥用垄断力量的行为。最后根据合理性原则判断这个企业竞争行为是否出于合理需要,是否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了损害后果。

如此看来,只是局限于电信运营行业看电信运营商是否一家独大已经意义不大了。必须从大ICT行业去看。

即使能够判断出来的确存在一家独大,这些一家独大的公司现在的竞争行为与其垄断地位极不相称,恐怕经济学的理论研究家们也很难解释。

一家独大会是是问题吗?会是什么问题呢?

目前看来,防止一家一家独大的主要诉求还是降低资费。不过在中国事实想法,正式一家独大者经常降低资费。

不觉得奇怪吗?我觉得不奇怪。

2015-03-05

美国FCC在上月28日以3:2微弱优势通过网络中立管制政策,持续十多年的争执进入新的阶段,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势力在此轮较量中略占上风。

所谓网络中立,核心在于网络运营商不能对互联网内容商进行与价格相关的差异化的服务策略。

这里面其实有两点,一是互联网厂商向运营商付费,为其用户提供更高服务质量保障的流量服务;一是用户付费,从运营商中获得不同的网络服务,主要是不同带宽等级的服务。

基于(厂商/用户)付费差异的网络质量服务,是多年来全球的电信运营商一直在努力目标之一,尤其是在数据流量爆炸式增长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目标更是承载着电信运营商转型的重托。

美国FCC通过的这个网络中立法案,对美国的电信运营商来说不啻为惊天霹雳,尤其是还把有限看待和无线宽带一视同仁,都不允许运营商实施与商业性行为有关的网络管理行为。

这并不是FCC第一次倾向互联网,奥在2011年8月就曾实施网络中立指令,但是被Verizon告上法庭,14年5月份法庭判决FCC败诉。

在奥巴马的支持下,此次FCC的网络中立法案更加严苛:不允许任何与商业行为有关的网络管理;有线宽带和无线宽带都包括。

如果此法案最终能够被奥巴马政府批准实施,这意味着美国电信运营商寄希望于智能管道改善境况的努力会被终止。

这并非没有问题,——如此严格的网络中立指令,可能长期来看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运营商会失去对网络管理进行持续投资的努力。

尽管此次FCC运行运营商进行网络管理,但是从经济理性的角度我们不难判断,如果这种管理不能带来新的收益,运营商及其投资者就会失去投资的动力。而最终的结果是一个完全没有管理的网络,会降低每个人的接入服务质量。

就像高速路免费的节假日,必然是造成拥堵,人们用时间换金钱。

此外,考虑到无线频谱资源的稀缺性,FCC把无线宽带也纳入网络中立,是在令人匪夷所思,可以被界定为过度管制。

风险还在于,如果因为网络管理投资不足,新建网络能力投资不足,随着带宽需求增加,产生网络拥塞,必然会促使电信运营商采取武断的封杀手段,承担起网络警察的责任,以维护网络的安全运行。

这一点,美国运营商并非没有前车之鉴,AT&T就曾封杀视频应用。

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也会失去提高内容服务效率的激励。可以无差异化的免费获得的无线和有线带宽接入能力,将会使得互联网厂商在内容提供上,不会考虑对网络的影响。

中国移动互联网前两年就曾出现社交应用迅速发展,给无线网络带来信令风暴的问题。还曾引发运营商与互联网厂商的口水大战。

但是问题的的确确会存在。

并不会因为网络中立这些问题就会自动消失。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显然电信运营商在FCC的中立指令下,会加强网络管理,比如出台新的网络接入要求。

此时,只有有实力的大型公司才有资源投入去适应这种改进,而具有创新精神的小公司可能会疲于应付。

这其实也有违网络中立鼓励互联网创新的初衷。

对于用户来说,无差异化的网络服务,并非真正的福音。如果网络成为公地,就不可能避免公地悲剧。

FCC出台如此严格的网络管制政策,其主要目的是繁荣互联网创新,支持互联网企业,但是一个失去了投资激励的电信行业,也并非是好事。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大的互联网企业自己投资建设网络,就像谷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大公司可以这样,小公司呢?

最后附上来自美国FCC新网络中立的要点:(相关内容来自中国信息产业网)

1)宽带网络提供商不得阻止访问合法的内容、应用、服务或不会造成损害的设备;

2)不得损害或降低合法的互联网流量;不得提供付费优先服务或者说“快速通道”服务,

3)禁止网络服务提供商优先提供自己子公司的内容和服务。

4)允许宽带提供商出于保持服务稳定的目的对网络进行管理,但FCC强调此举不得出于商业考虑。

5)该规定对于固网和移动网络同等适用,这在美国尚属首次

全球第一个通过网络中立法案的是智利。

2015-03-02

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小农思维深深的植根于为政者的世界观中。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上抑强扶弱、杀富济贫、打土豪分田地是一件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得到草根民众欢呼的、政治上无比正确的事情。

至少,维持面子上的均衡和平衡,使我们这个民族非常娴熟的生存技巧,有汤有肉的里子远没有清汤寡水的面子重要。

4G牌照的发放充分的体现了我们中国人这种世界观。一些运营商们有了面子,一些人也保住了权威,一个运营商得到了实惠,皆大欢喜。

你看,把全球采用最多的制式LTE-FDD牌照给了两个最弱的国有运营商,但是提前一 年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标签的TDD-LTE给了最强的国有运营商。

一拉一推之术娴熟无比,至少从运筹帷幄的角度看,这样的棋盘推演必定能够获得想象中的市场经济管理效果。

当然,这也只是运筹帷幄,想当年,赵括先生也是书读兵书,其父与之辩论也不能奈之如何。

何以至此?

坐井观天浑然不觉,锅里的水都已经烧开了,锅里的鱼却还在茫然不知,或者无意知之,或者无力逃之。

不愿意面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客观世界,依然把自己手里能打的几张牌看成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觉得是东海龙王的定海神针。

这是对行政力量的巨大自信。

所以纯粹的经济决策行为,总是和不纯粹的政治目标偷欢,在意淫中获得高潮和快感。

之所以如此,也无他,还是对所谓市场均衡的幻想。 平均主义总是能够得到欢呼,把手里的的牌压在平均主义的桌子上,远比压在其他任何地方合适。

这是历史的惯性。

引入竞争的改革如此,3G牌照如此,4G牌照依然如此。

只是很可惜,行业发展大势所趋和巨大的竞争惯性,是的这个行业在按照自己的规律滚滚前进。

就像当年没有人意识到移动替代固定的巨大力量一样,现在很多人依然不愿意承认用户规模之后的网络锁定效应是多么的强大。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被扶持的弱者始终不能成为强者,至少没有成为足以制衡的强者,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小灵通默默上马,不对称资费政策、固网牌照非对称管制、网间不对称结算、携号转网,每一项抑强扶弱的政策,都像春天的大雪花一样,飘在空中看上去很美,却没有把大地染白。

强者习惯了横冲直撞,弱者习惯了嘤嘤泣泣、管制者享受着被需要的快感,老百姓乐的看个热闹。

LTE-FDD牌照,就像这北京今天的雪,就像这春天的雪,来的有点晚,来的有点任性,不过总是能装扮一些人的心情,装饰一些早开的迎春花。

世界从此宁静了。

2015-02-25

为想象中的“完美“4G女神FDD牌照发放造势已经持续了至少一周。但是时至中国农历年的最后一天,FDD女神还是未见踪影。

爽约已经成为必然。

无疑,这狠狠的抽了一些人响亮的耳光!

在时机适合的时候,按照企业的申请,将正式发放FDD牌照——这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来自工信部的官方说法,且始终未变。

即使在2015年工作年会上,这个说法也未曾改变:有序推进LTE混合组网试验,条件成熟时研究发放LTE FDD牌照,并核配响应频率。

至于什么是成熟的条件,无人得知。

有人猜测是中国的TD-LTE用户规模超过1亿。以至于有人猜测中国移动在春节前两天高调宣布用户正式超过1亿是送给竞争对手的大礼,会促使工信部发放LTE-FDD牌照。

也有人猜测高通垄断被罚结束是成熟条件,突出的例证是高通迅速的交情了60多亿的罚款。

但是鲜有人讨论FDD和TDD混合组网的技术验证结果到底如何?

尽管混合组网试点从最开始的几十个城市已经快速的扩大几乎所有地市,可是到底试点了哪些内容?混合的效果如何?

至关重要的是:最初的混合试点的目的和技术要求指标是什么?

这些肯定有,但是没人会关心,既不见媒体报道,也不见官员提及,至于试点的主体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更是没有公布相关的技术验证情况、问题和进展。

这其中,工信部研究院作为部技术支撑单位,按照惯例也应该是混合组网试点的技术组织方和评价方。

不过公众也未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有关混合组网的技术进展。

到底技术上有没有问题?

我相信没有问题,但是作为公共决策流程的必要环节,相关信息是不是应该对公众尽到告知义务。

没有,或许不重要,或许太重要了,反正只有一个等待“条件成熟”的说法。

前几天有自媒体人爆出相关牌照发放准备工作已经万事俱备,只是因为主管领导出差回来签字即可。

按照正常的理解,如果真的是已经准备工作做好,在给部长汇报的时候,恐怕混合试点的验证情况会被作为一个要件之一,提供给决策层作为决策依据。

不过时至今日迟迟未发,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从绩效考核的角度,LTE-FDD牌照并不像TD-LTE牌照那样着急,彼时已经成为2013年工信部必须完成的KPI。

至于LTE-FDD则不过是工信部2015年工作会议要求在2015年推进的一项任务而已。

况且除了技术条件是不是成熟之外(当然,一定会有诸君反驳我说早已经成熟,其实我相信也已经,但是我只是提醒下要符合程序流程。),还要考虑大环境是不是成熟。

财经小组会议刚刚召开不就,今年的基调刚刚确定,需要动用的刺激经济的手段相比还在研究和探讨中。

一张小小的FDD牌,到底在经济刺激的工具箱中占据多大分量,真的很难说。此外,按照中国移动的机会,其在2015年已经宣布了新的大规模4G投资计划,公开数据显示会达到100万4G基站。

而其竞争对手,在资金方面捉襟见肘,需要开支的地方很多,没钱真的不能任性。

此时难道真的条件就成熟了?

对于一个有钱的富人,如果你给他一把好刀,他会拿去买肉,煮熟分给小伙伴们;

对已一个没钱的穷人,如果你给他一把更好的刀,他极有可能会去抢肉,煮熟了自己吃了。

很现实的是,这就是现状。

乙未年,FDD这个小玩意真的不重要了,即使她曾经是女神,过了春节也只是女神经病了。

祝一路来好。

声明:本文纯为调侃,切勿对号入座,文责不负。

本周一做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与主持人谈高通垄断被罚一事,其间主持人问到一个问题:高通此次“天价”被罚被动性带来高通税负降低,会不会影响中国的创新?

这个观点在高通垄断案出来前后,在市场上已经流行一段时间,似是而非的谬论总是有些市场。

其前提假设无非还是经济理性人的模型:厂商(人)总是会选择成本更低的手段满足自己的需求。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的厂商在发改委的帮助下能够以更低的价格从高通买到产品还有什么动力去搞技术研发,申请专利呢?

笔者认为,所谓高通税负降低会对中国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创新产生负面影响,至少忽略了三个事实。

第一:创新已经成为中国大型信息技术公司的基因。

尤其是在电信领域,中国厂商从最开始的模仿制造,到现如今已经占据产业链上游,成为全球性的巨头。

在过去多年中,即使面临西方公司尤其是高通的专利天网之下,华为中兴们也没有放弃对技术创新的布局和追逐。

以华为为例,截至2014年11月,华为获得的专利授权量近3万件,尤其是近年华为提交了546件4G标准专利申请,在行业内占比达25%。

另一家公司中兴,到2013年底的时候,在全球专利拥有量已经超过5.2万件,累计专利授权量已超过1.6万件,

可以说,对于中兴华为这样的已经成为全球巨头的公司而言,创新已经成为组织的基因,或者说,是不得不进行的事情。

无论是出于竞争领先的需要,还是推动自身向前发展的需要,在一个技术创新驱动的领域,如果不创新,恐怕就只有没落一条路。

第二:中国的技术创新是大公司驱动为主的。

高通税降价,对于一些中小终端厂商来说,自然是一个利好,能够带来更多的利润。

但是一个事实是,在真正的技术创新领域,承担的主体从来不是这些中小厂商,至少这一点在中国的技术话语环境中,是正确的。

媒体报道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1月,华为获得的专利授权量近3万件,而小米只有104件、魅族只有84件。

对于中小公司而言,除非创新能够带来雪中送炭,否则其首要当务之急是扩大再生产的规模。

但是对于ICT领域的大公司而言,风起于青平之末,创新则可能是生死存亡的事情。

第三:反向专利授权不平等条款取消,保护知识产权有利可图比能促进创新。

在高通反垄断案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国家发改委要求高通取消强制的反向授权。

用一句直白的话说,就是中国厂商的专利也能变现了。

按照此前高通的专利规则,无论中国的厂商有多少专利知识产权,都会被高通及其高通的客户免费拿去。

业内有观点认为,这样才可能会影响中国的创新:当你看到你的劳动成果可以免费全世界分享的时候,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你还会继续投入辛勤的劳作吗?

答案显而易见。

这一点,在发改委对高通的垄断案处理中已经明确指出:高通公司的行为,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阻碍和抑制了技术创新和发展,损害了消费者利益,违反了我国《反垄断法》关于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没有正当理由搭售商品和在交易时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的规定。

最后附上发改委此次执法的依据:中国《反垄断法》第17条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第55条禁止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

我相信,中国的反垄断执法,必将能够促进中国的技术创新,而不是相反。

红包全民狂欢盛宴,对于中国的社交网络来说,极有可能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自杀式行为,而不是促进其走向健康繁荣的,被腾讯、阿里们视为擢取用户注意力的新范式。

红包解构了传统文化,变成了轻佻的“调情”工具

在羊年春节期间“红包”游戏的靓丽数字和引爆的民众与参与企业的热情,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就像已经变成牛皮鲜和背景音的春晚一样,会成为节假日的标准配置。

但是笔者谨慎悲观的认为,红包将会抑制人们使用社交工具的参与度,而不是相反。

红包作为一种商业化的工具,连接了人与人之间的金钱交换,泛滥在微信里的红包,把原本相对比较弱的关系连接,强行转化为一种强的关系连接。

这种连接关系强弱的重构是因为在社交网络参与者之间产生了实质上的利益交换,还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换。

对于任何社交工具而言,如果你想毁灭它,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让它迅速的满足人性底层的贪婪欲望:懒惰、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一夜暴富。

很可惜,带着中国传统文化面纱的新红包,在社交网络的支持下,天衣无缝的契合了这些人性之恶。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互联网范式的红包时基于社交弱关系的金钱交换,已经完全解构了中国传统文化所赋予的红包的基础意义。

在互联网范式下,红包变成了一种轻佻的调情工具。

当然,我并不是说是严格意义上的调情工具,但是红包被新赋予了含义:施舍、调侃、刺激、娱乐、勾搭、乞求、炫耀、示威、意淫……

红包产生新的社交压力,抑制活跃节点的活跃度,损害社交结构

令人惋惜的是,这样的红包是在一个相对能够构成稳定的社交群落里发酵。

按照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教授罗宾·顿巴(Robin Dunbar)在1992年的一项研究成果。人类的社会结构表现为,当某个圈子的规模500是一个极限,这种极限是因为,这是依靠共同语言维持基本交流的最大数。

这也是微信的群的规模限制在500人的理论依据。

作为一种轻佻的社交工具,红包显然对于稳定的社交结构具有明显的摧毁作用。

最为明显的摧毁作用是让社交参与者在虚拟的世界意识到自己的不同:现实的身份地位影射到网络上,鸿沟依然不可跨越。

社交网络中,基于共同话题或者兴趣而自然形成的群落,是依靠几个核心节点连接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是依靠几个核心社交活跃用户连接起来的。

平时社交网络的活跃度主要依靠这些活跃节点人物。

但是红包的出现,最为直接的结果是损害了这些活跃节点的活跃性——如果他们的红包规模和频率与此前他们的活跃度不成比例。

我相信,考虑红包规模和频率,这种不成比例的概率是大概率事件。

无奈,在当下的主流价值观中,我们这个社会还是主要凭借金钱和地位评价一个人。虚拟的社交网络也概莫能外。

这显然会抑制社交网络的活跃度:改变了社交参与者的基础评价以及抑制了活跃节点者的活跃度。

这种损害时长期的,且不可修复的——尤其是当社交网络的参与者意识到每个节假日红包施舍和乞求都会成为标准配置,选择沉默或者退出,恐怕是必然的选择。

基于共同语言(话题、兴趣)形成的社交网络将会被彻底解构,并因此瓦解,或许一个个占满铜臭的新范式在形成,让社交参与者重新回到充满冷酷和陌生以邻为壑的现实社会。

红包提高短期社交活跃度却以损害基础社交结构不可取

对于微信这样的应用而言,其红包火爆程度之所以远超支付宝、微博,关键在于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的弱社交关系变现:在这种变现中,考验着人性,也考验着关系的强弱。

之后呢,重新建立的社交关系以及重新评估的连接强度,如果真的演变成以利益交换为基础,逃离和沉默的社交参与者,将成为巨大的社交网络背景。

这种损害对于微信的损害要远远的大于微博,或者支付宝。

因为红包结构的微信的基础的社交网络结构:一个个以真实的强社交和弱社交关系形成的小微社交群落。

对于支付宝而言,他只是需要强化他对支付工具的认知即可,本质上无需社交,这一点支付宝鼓励人们把红包口令分享到微信的世界,可见一斑。

我谨慎的认为,任何损害社交参与者之间弱关系的社交应用都会抑制社交,红包,则是这样一种工具。

互联网帝国主义已经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并掌握了一切的话语权、解释权。

一切产业在互联网面前都已经变成了传统产业,一切产业在互联网面前都已经落败不堪。

以上帝视角出现在传统产业的面前的互联网,首先瓦解的传统产业的固有思维,或者说是对“意识形态”的重构,摧毁了传统产业的信心。

传统产业的从业者们噤若寒蝉,或者至少,底气与信心不再像以前那么足了。

所以我们看到每一次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入侵与肆无忌惮的进入,都会迎来热烈的欢呼声,即使他的规模微不足道。

巨头如谷歌,眼睛、汽车项目一诞生,就引来多少颠覆的赞叹?新丁如西少爷肉夹馍,也同样引发诸多再造的期许。

在线教育、移动医疗、百货零售O2O,家教、按摩、外卖、保险、金融,几乎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个或者多个互联网公司盘踞。

当然,还有已经如日中天的出租车在线服务公司。

如果我们只是观察这一次次的入侵,我们很容易迷失在互联网万能帝国主义的迷雾中,忘记了这些成功的互联网入侵背后的真正原因。

我之所以称互联网为帝国主义,在本质上是因为我认为互联网在传统行业面前所表现出了的拉枯摧朽的能量,主要是其在意识形态和资本两个工具上的完美应用。

在这两个方面,传统行业根本不可比拟。

资本不对称是互联网帝国主义最为核心有效的战争工具

帝国主义的本质是资本主义,互联网的本质也是资本主义。每一个成功的互联网企业背后都必然是资本的巨大力量。

以京东为例,在2007年-2013年2月期间,其融资规模接近27亿美元。所以在电商领域,京东作为能够与阿里抗衡的硕果仅存之一的原因,或许这是合理解释之一。

这个融资规模,传统的零售巨头,无论是苏宁还是国美,亦或是王府井百货都难以望其项背。

阿里在其创业之初就在很短时间内融到2500万美元,有人做过统计,自1999年阿里融资累计75.5亿美元。

即使是滴滴快的,也是得到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的巨额资本支持,以至于有评论者认为他们是被巨头的资本催肥的。

这方面的例子俯拾皆是。

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如果互联网看准某个行业,采取的完全是核武器灭蚊子的打法。

面对市场集中度极低的市场格局,采用高频率大规模的资本核爆,对传统行业采取破坏性的进攻,挥舞免费的屠刀,所向披靡。

神话制度领先是互联网帝国主义的另一个重要工具

不断创造的神话故事,是神化互联网帝国,塑造永远伟光正形象的必由之路,也是互联网帝国惯用的手段。

在这方面,互联网帝国的手段娴熟。资本巨额挥舞资本屠刀,首先颠覆的是传统行业论资排辈按部就班的生存发展结构。

遴选和选择年轻人,永远是互联网帝国排在第一位的事情。

为传统行业树立带有反叛精神的年轻成功创业者,说实话,我认为是一件非常有效的瓦解传统行业认知世界结构的方法。

年轻有为的扎克尔伯格,出手阔卓绯闻不断的大叔东哥,被热炒的西少爷、屡次给传统行业讲道的马佳佳。

因为只有年轻的成功者才能颠覆社会的传统认知,带有极强的冲击性;也才会让在传统行业浸淫多年但是始终“进步”不大,“成就”不好的人,彻底的丧失抵抗的心理意识。

这样传统行业的人也才会对“互联网思维”奉若神明。

所以每个互联网公司都擅长讲故事,也擅长制造话题,创造故事。以至于有人说互联网圈本质上就是一个娱乐圈。

一个个CXO们的婚恋嫁娶无不是吸引眼球的话题。

故事只是创造神话的作料,这些娱乐八卦的话题让这些神话更接地气,互联网帝国深谙此道。

互联网帝国的不对称战争将优选市场集中度低的行业

在对创同行业的侵入上,互联网帝国的不对称战争也并非都凑效。

我们可以观察到,在垂直行业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大都是面临的一个市场集中度很低的行业,也就是有着大量的企业存在,每个企业都没有市场定价权。

此时,免费的屠刀极为有效。

在线租车或者出租车电招是最近的成功的例子。

小米手机的成功,也可以视为在市场集中度极低(想想山寨机当年的企业规模)依靠资本的不对称战争脱颖而出的。

阿里在创业之初聪明的选择了服务中小企业,而不是壁垒重重的大型国企。据说当年马云为之服务的外经贸部所做的电子商务主要是服务国企大型企业为主。

在线教育中,英语培训是首先受到冲击的领域,他的市场集中度也很低。

还有移动医疗,最先受到冲击的是医药、继而是医院。

但是对市场集中度高的传统行业,互联网的进攻则并不是那么有效。

比如在汽车领域,特斯拉真正的走进普通百姓家还需要时日。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目前更多的是概念产品,苹果刚刚宣布要进军汽车。

这都还需要时日。

这些入侵之所以并能在短时间那么有效,主要原因是互联网帝国面临的是一个规模更大的资本对手。

比较高的市场集中度,是的互联网帝国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不对称战争变成了对称战争。

好戏才刚刚开始。

所有有人在提产业互联网,这是传统行业的视角提出的一张概念。产业互联网是把互联网看出工具,而不是万能的上帝。

这是平民的视角,不是上帝的视角。

互联网帝国的不对称战争还在继续,需要小心的是那些市场集中度很低的传统行业,尤其是那些像出租车公司这样的行业,依靠一点垄断制度的荫护,还有一点利润,但是用户体验极差的行业,将是被互联网帝国殖民的第一对象。

当然,互联网帝国有时候只负责破坏,并不负责重建。

忘记互联网思维、忘记用户体验、忘记产品,没有大规模的资本支撑,风口还是风口,猪还是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