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王晓初重新定义国民手机的底气来自哪里?

导言:王晓初重新定义国民机的勇气的背后是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完整体系形成的产业力量。

我对国民二字是没有多少好感的,这可能与国民老公/国民儿媳之类的词汇流行有关,而大多冠以国民二字的人都没有能够担当起所赋予的期望。

所以在3月20日,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先生在春季终端交易会,即联通终端众筹3.0,提出“国民手机”的概念之后,作为一个资深行业从业者和评论者,我是没有多少感觉的。

低端低价低质手机的新提法?

背景:一亿2G用户的难题

我试着去了解王晓初国民手机的新提法时,发现并不新,早在两年前中国联通就联合小辣椒最早提出了国民手机的概念——价格低是主要特点。

彼时,4G还没有像今天一样发展如此迅猛,彼时,中国联通还有3G的技术红利,竞争对手也没有给中国联通像今天这样大的压力。

现在不同!

中国联通自己的手里还有1亿的2G用户,所以王晓初在重庆说:如何将这些用户转化为4G用户是联通当务之急。

当务之急,一是说竞争形势很严峻,时间窗口不多,二是说这些2G用户的转化还缺少与之需求匹配的产品,尤其是手机。

此外,此次中国联通众筹3.0的目标是:4-8月众筹4G手机销售2000万台,交易会目标各省与厂商自行签订销售合同1000万台;在此基础上,拉动整体市场销售7000万台。国民手机的用户就是这一亿2G 用户。何为国民手机?

国民手机:性价比的代名词

何为国民手机?

中国联通众筹3.0的标准定义是:599元以下的性价比4G国民机。而1000元以上的属于前沿4G明星机,600-999元的属于中端4G千元机。

王晓初把国民手机描绘为:低端手机/人人都买得起“实惠、高品质”手机。

而目前的现状是,中国联通已经联合手机厂商在此次众筹3.0大会上,推出了超过80款的低价、高性能的4G“国民机”。这些国民手机有两个共同的特点:

第一,价格为王,首先要确保是低价,即实惠。低价的好处是运营商的补贴成本小,用户购买的成本低,这符合中国联通2G用户的基本画像:ARPU值低/对新鲜事物敏锐性低。

第二,高品质激发换机需求,显然王氏国民手机是要摆脱低质低价的形象。

对国民手机的推广,被包含在中国联通巨大的用户补贴计划中:通过专属流量包、语音包、换4G补贴等累计向用户补贴总额220亿元。玩家是谁?

玩家:联通国民手机的新贵

先看此次中国联通众筹3.0的主要成绩:

第一,众筹销量总量3114万部,全部为4G手机,比原计划超出1000多万。

第二,与200多家企业签约,完成终端众筹交易额240亿元

第三,共展示全品类智能终端产品300余款,共吸引了包括国美、苏宁、迪信通、乐语、京东等在内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家渠道合作伙伴5000余人参会。

不可为盛况不空前,大品牌如华为/中兴/联想/酷派等在众筹上表现多有不俗,不过一些互联网基因的国民手机新贵,则成为国民手机的主要玩家:在16款机型众筹的产品中,百立丰、小辣椒//首云成为主要参与者。而原本被联想/酷派/TCL占据的低端机型被这些新贵替代。当然,还包括类似朵唯/魅族这样的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品牌公司。新贵为何异军突起?

新贵:完整的产业体系和底层的系统支持的受益者们

赋能一词,已经被屡屡用在很多场合,不过在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信心满满地国民手机背后,赋能这个词仍然是最恰当的,没有之一。

即联通国民手机新贵的背后的阿里 YunOS。

伏笔或许是在2015年12月份就已经埋下,彼时YunOS 5发布会上联通副总裁熊昱层对媒体表示:运营商管道流量就像空气和水,是不可或缺的。中国联通和YunOS的合作就像把水变成了珍贵的酒,流畅的系统与优质的网络密切合作,一起为用户提供更健全的服务。

来自阿里YunOS官方的数据显示联通众筹3.0中基于YunOS的终端成交量超过700万部,贡献了四分之一的份额。对于王晓初口中要进行适度战略补贴的国民手机,YunOS系统的手机构成了普及型终端主力。

背后的逻辑是阿里YunOS对终端产业链在上游上所发挥的力量。

即阿里YunOS的出现,使得中国的智能手机产业链形成了完整的体系,而这种完整性,其“对于中小品牌意义重大”,王坚博士曾经如是说,中小品牌也可以获得操作系统厂商“正宗的支持和完整的体系的支持。此次YunOS系手机在众筹中的集体亮相也侧面证明其对终端产业链的积极促进成效,比如在16款机型众筹的产品中,就有11款搭载了YunOS系统。

王氏4G:成败关键在国民机

王晓初如今所面临的终端产业力量与此前他主政中国电信时截然不同。他无需再担心CDMA的高额成本对终端品类丰富的制约,也毋需再考虑如何兼顾日薄西山的CDMA网络。他只需要考虑清楚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本和客户资源撬动产业丰富中国联通主导和定义的全网通终端即可。

高端市场,有苹果/华为/三星,无需担心;中端市场有小米们引领,唯一需要操心的就是低端市场,即国民手机。

但是王晓初依然可以享用产业力量,推动自己的4G聚焦战略。

一是中小品牌手机厂商的发展,可以逐渐成为联通国民手机的只要玩家和参与力量;

二是阿里YunOS这样的智能手机上游厂商的出现,具备了在操作系统层面为本地终端厂商提供系统性支持之后所带来的软硬件分工和专注促动终端创新发展。

三是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在终端领域的产品/渠道的“合并型”战略合作所带来的渠道效能倍增,对终端产业链的产业引导力量。

醉翁之意:引导撬动产业资源

在很多人看来,运营商变得很没出息,因为所谓4G战略中,给人印象最重视的还是终端,三大运营商的终端运营成本超过了1600亿,难免有人质疑运营商是不是成了终端零售商?

不过这事儿,王晓初想的比较明白,中国联通在终端领域提出一个“新小三”定位:4G发展的引领者,厂商生产的引导者,下游销售的聚合者。

比如在国民手机这件事儿上,厂商生产引领者的落地之策就是,在低端国民手机切入,通过“适度”补贴超低端手机——即小资本投入,改变低端手机低价低质的局面,从而重新定义低端的内涵:低价、完美、高性能。

这或许与雷军的新国货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王晓初的路子是利用补贴引导产业资源再分配为己所用,比如这样的胡萝卜:对部分战略机给予上游补贴,刚性承诺销售4G手机超过2000万台!

萝卜的背后是中国联通对4G快速追赶的梦想,也是弯道超车的执念。

或许在王晓初的棋局中,利用手中的资源盘活成熟的产业链才能确保联通的凤凰涅槃!


上一篇: 为什么2015年中国联通损失百亿,利润骤降70%?
下一篇:从1.0到2.0,微博的大数据价值对手机厂商意味着什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