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宽带接入网试点是否会像移动转售业务一样,热情高涨的企业蜂拥而入之后遇到的却是举步维艰,进退两难?

或者我们从另一个标准看待宽带试点的成功标准:民间资本能否引发宽带市场的价格战?

宽带市场的供需在局部市场仍然处于垄断地位

工信部系统在6月25日向四家民营资本背景的企业发放了宽带业务试点许可:达通网络、苏宁云商、长城宽带、网宿科技。这四家企业获得宽带试点许可就非常典型的代表了有意愿进入宽带市场的民间资本类型:掌握本地物业资源的人、在全国拥有物业资源的、已经半地下发展壮大起来的二级运营商和掌握内容分发网络资源的人。

当然,这只是试点的首批。因为对试点企业参与的数量行业主管部门并不采取数量上限管制的政策,因此还会有更多的企业拿到许可。

判断一个市场是垄断还是竞争市场,关键的标志在于价格是否能够与供给产生关系,即宽带业务的供给能够随着价格波动进行灵活调整,这些调整包括供应商的调整、宽带租赁价格的调整、以及格式合约的调整。

当然,格式合同的调整要考虑到合约调整的经济成本,如果对于用户而言其更换宽带服务的收益小于违约的成本,在没有第三方介入补充的情况下,这种格式合约调整也很难发生,所以在合约期内宽带价格是相对稳定的。

那么,对于进入宽带市场的民营资本而言,在制定宽带价格时就要考虑三方的需求:基础运营商、用户、同城区域的宽带运营商。

在一个充分竞争的环境中,某个厂商不大会制定高的离谱的价格,因为他要考虑到基础运营商降价或者其他虚拟宽带运营商的进入。

但是现实的市场竞争环境则是:选择进入宽带市场的民营资本大多是拥有垄断的网络接入资源,这种垄断资源此前的盈利模式或者是分成或者是做宽带流量批发。

在拿到接入网试点许可之后,垄断的资源属性并没有因为试点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且对于基础电信运营商而言,还可能环境变差,即原本不具有独家垄断的资源彻底的变成了独家垄断资源,因为拥有垄断资源的人自己成为宽带运营商。

在这种情况下,价格战显然不会发生,这是一种垄断市场变得更加垄断的局面。

因为在基础网络接入资源这一部分,公平的接入和使用已经变得几无可能发生。

那么,对此类地头蛇型的宽带运营商,他们的最佳宽带经营策略就是大幅度压缩购买运营商宽带带宽的成本,对标基础运营商适度降低宽带价格,从而提高自己的利润空间。

或许会有人认为,资本大鳄会支持民营资本打价格战,打破宽带市场的垄断——或者说滴滴快的的故事难道不会发生在宽带领域吗?

大规模的民营资本收到普遍服务基金政策出台已经监管目标不清晰的影响难以进入宽带市场

笔者认为大规模资本进入宽带市场的概率比较小。最近国务院刚刚批复工信部,同意设立宽带普遍服务基金支持宽带发展。按照国务院的意见,这个宽带普遍服务基金主要是面向农村地区和欠发达地区,支持运营商的宽带网络建设。

对于基础运营商而言,宽带普遍服务基金的设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其在宽带建设上的资金压力。

按照运营商既定的宽带建设策略,对发达地区和高价值客户的网络建设就会加快,当然运营商也会有相对富裕的资金来打价格战——如果价格战被引爆的话。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这显然并不是好消息。因为扼守着虚拟宽带运营商带宽出口的基础运营商,如果腾出手来有能力打价格战,资本大鳄们在看待市场怎么获利呢?

资本大鳄不会大规模进入宽带市场的另一个因素是宽带业务的商业模式创新比较单一陈旧,难以有新的突破。

新增宽带民营运营商的机遇在资源整合或者被整合而非价格战

目前,对于民营资本宽带运营商而言有两个机遇,一是智慧城市建设;二是互联网视频的高速发展。

作为宽带业务发展的利器,互联网视频业务与宽带业务捆绑是商业模式创新的基础,但是受限于中国三网融合业务的体制限制,在这方面,即使是三大运营商都很难突破既有制肘,有新的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公司又在监管政策的不确定中风雨飘摇,原本还能够成为分散的宽带运营商的联盟伙伴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基本上没有资源和精力整合宽带业务了。

至于智慧城市,对宽带建设有着强大的需求,但是其资金规模庞大需求,以及智慧城市公共服务的公益性属性,又很难有足够的盈利模式创新,寻找到新的利润来源支撑。

况且对于与基础运营商高度类似的宽带运营商们而言,创新本身就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

但是民营资本进入宽带市场也并不是没有机遇。

与商业WIFi项目进行资源整合或许是宽带运营商的出路之一。我们知道,商业wifi的建设是资本市场非常关注的领域,这方面,互联网公司、广告传媒公司、地方政府、大型商贸零售企业,都在积极布局商业WiFi项目。中国也涌现了很多创业公司。

对于宽带运营商而言,如果能够通过WiFi延伸自己的有限宽带到移动宽带上,那么在满足用户接入的场景上就与偶了更大的空间。

对地头蛇型的公司,其创新的关键在于能够整合智能家居、互联网视频、WiFi商业运营商广告等资源,在本地形成差异化的宽带融合服务。

有观点认为:宽带是管道,囿于体制,运营商只做管道。但民营企业机制灵活,可以打破宽带的固有玩法,以宽带为基础平台,提供更多社区服务,如果这些延伸业务发展得好甚至可以将宽带免费。

如果能够引入移动互联网的思维,社区服务倒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是成功的关键还是在于社区服务的资源整合能力和服务能力。O2O并不是一切都能成功的。

对于苏宁云商这样的零售巨头,宽带的工具属性更加明显,零售行业的基于商业WiFi的接入、广告、电商服务能够在自己的宽带帮助下获得更好的发展。

对于大部分参与试点的宽带运营商而言,或许寻求在资本市场寻找出路更加现实。

解决基础运营商融资难或许是民营资本进入的不可言说的目的

当然,在基础电信运营商看来,民间资本进入宽带市场是一个接入融资难的契机,基础运营商可以借助民营资本的力量,快速的扩大市场份额,加快网络建设速度。从这个角度看,运营商或许需要拿出一部分优质的资源和政策吸引民营资本进入。

宽带的价格战在一个垄断割据的市场是一个伪命题,我们不能期望民营资本会加快中国提速降费的进程,对于中国的宽带市场而言,真正提速降费的主力军依然是基础电信运营商。


上一篇: 超越玩具,无人机还需跨越三座大山
下一篇:冒死解密铁塔公司这半年都干了啥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